喉结

年度佛系少女

【祺泽】  后来的我们 (中)

  • 小学生文笔请多见谅

  • 成年向  前队友  OOC严重

  • 一个迟到的七折300天纪念(由于是临时知道是300天纪念决定更的所以可能有纰漏。)

  • 请勿上升,上升敲里吗!


PAST 3

李天泽从梦中醒来之后走去客厅倒了一杯白开水,一口气喝下一杯白开水之后李天泽感觉自己醒来时感受到的某些陌生的情感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李天泽不喜欢有任何自己无法掌握的情绪出现在自己身上。

没有睡意的李天泽走回房间拿起桌上的手机,一划开屏幕,出现的是之前睡前打开的对话框界面,上面多出了一句睡前没有的话。

“有些想你了。”时间是凌晨两点半。

李天泽走到窗边往下望了一眼,楼底下空无一人,然后他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半,距离这条信息发出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就算是真的来到了这里,也应该不在了。

但李天泽还是拿起了外套穿上,踩上鞋子拿着钥匙出了门,然后坐着电梯从七楼下去。

电梯里只有李天泽一个人,这种空无一人的环境让李天泽一直在不停的胡思乱想。

其实李天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下去,其实那些无条件等待的时光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李天泽就突然的想着再看最后一次吧,说不定看到那人不在,心里那些令人陌生的感觉也可以一并的消失了。

出电梯走向一楼大门的时候,李天泽感觉那些让自己觉得陌生的感觉再一次的出现了,手握上大门的门把的时候,甚至都有些微微颤抖。

拉开一楼大门,看见的是月光下双手插在黑色大衣外套口袋里的许久未见的温柔男孩。

听到开门声响的马嘉祺抬头望去,看见推开门呆住的李天泽,一时没忍住兔牙虎牙又一次的露了出来,开心的朝李天泽挥了挥手:“好久不见啊,天泽。”

李天泽看着马嘉祺和2017年几乎一样的笑容,有些恍惚的问:“马嘉祺,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坐飞机来的啊。”马嘉祺这个明显是曲解问题的回答让李天泽皱起了眉。

“你知道的,我不是问你怎么来到这里的,我是问你,你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来这里?”李天泽用自己大得有些过分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马嘉祺的眼睛,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算马嘉祺想装傻,在这句直白的话前面也没法装。

“天泽,你想知道的答案,我其实告诉你了。”告诉我了?李天泽一瞬间有点迷惑想问这又是什么意思,但在即将问出口一瞬间想起了手机里的那条信息,顿时哑口无言。

“天泽,我们好像有差不多五年的时间没见过了吧?你都十八了一转眼。”马嘉祺见李天泽不说话有些尴尬,就想开口说些什么,说出口了却觉得还不如不说。

“是啊,正好五年了。”李天泽看着马嘉祺的眼睛说出了这一句,然后他在马嘉祺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他五年前看见过却到现在仍是没看懂的东西。

五年前,李天泽宣布离队,那天也正好是冬至。

 

 

PAST  4

说起五年前的冬至,马嘉祺仍是很拒绝再次那一天,直到五年后的今天,马嘉祺只要再想起那一天,胸口里充斥的那些无法明说出口的愤怒和难过就会再一次的翻涌出来。

五年前的冬至那天,十八楼的全部练习生都没回家,都在练习室练习,staff见大家都没有走的打算于是乎决定煮汤圆,虽然都没人回去过节但是汤圆还是要的。

于是等练习结束之后大家都准备去吃staff准备的汤圆,除了李天泽。

“你们先去吧,刚刚AKI姐说有事找我,我待会再过去吃。”李天泽站在练习室门口让大家先去吃汤圆不用等他。

马嘉祺站在大家中间看着AKI姐站在离李天泽不远的附近,他也不好说什么,就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蹭到李天泽旁边小小声的说了一句:“我给你留些芒果味的汤圆,你早点回来吃噢。”

李天泽听着马嘉祺一副生怕他被拐卖的语气,有些好笑的回他:“你这句话怎么听着我要被AKI姐拐卖的节奏。”

其实马嘉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语气的话,被李天泽这么一说顿时不好意思了,红着耳根回怼了一句:“走走走,最好真的被AKI姐拐卖走。”

这句话换来李天泽的哈哈大笑,马嘉祺的耳根更红了。

李天泽跟着AKI姐去会议室的时候马嘉祺还回头看了一眼,看着李天泽和AKI姐远去的背影,心里总有些不安,说不出的不安。

去吃汤圆的路上这个不安就一直没消失过,大哥丁程鑫发现了自从李天泽离开后就明显有些不对劲的马嘉祺,悄悄溜到马嘉祺身边,用肘子怼了一下马嘉祺的胳膊:“想什么呢,不就去说些事吗,值得这么魂不守舍吗?”

马嘉祺看来人是丁程鑫,也没什么隐瞒的把内心的不安告诉了他,丁程鑫听完就搂着马嘉祺的肩膀安抚他:“是你想太多了,快出道了,你最近压力太大了吧才会胡思乱想。”

马嘉祺想了想也觉得可能自己因为最近快出道了才会这么胡思乱想的吧,他强压下心里的不安,和大家一起吃起了汤圆,当然也没忘记帮天泽留说好的芒果汤圆。

但一直到大家都吃完了汤圆,李天泽都没回来。

马嘉祺心里更不安了,他想去找李天泽,但是staff过来说要上课了,马嘉祺就只好先和大家一起去上课,打算等下了课再去找李天泽。

最后一节课结束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在上课的期间李天泽依然还是没有回来,很不安的马嘉祺一下课就准备出去找李天泽,却刚好撞上进来的AKI姐。

马嘉祺看见AKI姐直接脱口就问:“AKI姐,天泽呢?”

“我来是有些事要说的,还有关于李天泽去哪里了。”AKI姐说后面那半句话的时候是看着马嘉祺说的。

突然的马嘉祺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加剧,他的预感告诉他,AKI姐接下来要说的话他一定不想接受。

“从明天开始,你们全部人都会以TF家族的身份出道,明天中午就会在家族官博官宣这件事,”突如其来的出道消息,大家都有点反应不过来,马嘉祺也没反应过来,但比起出道这件事,马嘉祺更关心李天泽现在到底去哪里了。

“还有,”AKI姐看了一眼手里的白纸,再看着马嘉祺说,“在刚刚的出道的全部人并不包括李天泽,李天泽刚刚已经和公司解约离开了公司了。”

马嘉祺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他想说为什么好好的李天泽会解约,为什么李天泽就这么离开了,他有很多很多的话想问,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啊,真的被“拐走”了呢。


【祺泽】  后来的我们 (上)

  • 来自一个看了后来的我们有感的灵感之作。
  • 成年向  前队友  OOC严重
  • 小学生文笔请多见谅
  • 请勿上升上升就敲里吗!

 

PAST  1

北京十二月的空气就已经有着雾霾的踪影,在北京生活了许多年的李天泽早就习惯了。

十二月晚上的空气已经带着寒冷寂静的样子,李天泽穿着厚外套手里拿着杯牛奶站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远方,大脑一片空白。

被搁置在阳台桌子上的手机界面一直都保持在微信消息的界面,未读消息一条来自马嘉祺。

‘咯吱’阳台门被打开的声音让李天泽转回身看来人是谁。

“哥,这么晚了还没睡啊。”是天爱,李天泽唯一的妹妹,看着她从小豆丁长到现在亭亭玉立的样子。

“你不也没睡吗,明天不用上课吗?”李天爱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手机的内容,摇摇头说:“明天冬至放假不上课。”

哦,看来是他最近太忙了,居然忘记了明天就是冬至了。

冬至啊,居然又到一年冬至了。

“哥,我看你站在阳台这么久,是有什么烦心事吗?”李天爱尽量装作只是在普通的关心哥哥是否有烦心事的样子,其余的好奇什么的都是不存在的。

从小到大向来双商都高的李天泽一听这话就知道李天爱想问的是什么了,要是换做是平时自己倒是还会有那么几分兴趣和妹妹打打太极,但今日他突然就没有这个心情了。

“你想问的我知道是什么,但是我不会告诉你的。”

李天爱平生最喜欢从小宠自己到大的哥哥,但平生也最不喜欢哥哥那有事就是不说出来自己扛的性格和敏锐洞察他人意图的双商。

“何必呢,你们一个年年如此站在这不知道想什么,一个年年都按时发一条明知没人看没人回应的信息,哥哥,你们这么多年又是何必呢?”

李天爱没好气的说出自己内心的想法,拿起桌上的手机伸到李天泽的眼前,说:“要是真放下了就回个短信,这样耗着你们又算是个什么回事。”

李天泽有些好笑的看着炸了毛的妹妹,点点头算是知道了的意思,手还是接过手机后还是就直接放进外套的兜里,然后安静地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已经有点变冷的牛奶。

李天爱觉得自己哥哥真的是没救了,气极的她也不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阳台。

听到阳台门重新被关上的声音,李天泽伸手进外套兜里拿出手机,划开屏幕看着微信里那条未读消息不发一语。

为什么不看马嘉祺的微信是有李天泽自己的原因的,答案很简单,李天泽知道马嘉祺微信发来的信息是什么,即使这么多年来他都从来没看过。

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何必还要每年都去看去回呢。

李天泽本来今年也是想不看的,但经过李天爱这么一搅合,李天泽突然就想点开来看一看,算是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想是否正确。

手指稍微一用力点开信息,对话框出现在眼前,跟着出现的还有那句在李天泽心底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想起的话。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你看,他都说了他知道的。

 

PAST 2

看完微信消息的李天泽一口喝掉剩下的牛奶就洗漱了一下回房间休息了。

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李天泽在半梦半醒的状态里似乎听到了很久很久以前他就封存的一首歌。

那首歌曾经伴随过他很重要的一段时光,伴随过他很多的半梦半醒的清晨,算是一首对他很重要的歌,但在结束那段时间后这首歌就一直到现在都被李天泽封存起来。

封存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听不得,一听就会想起,想起那些个无数有人陪伴的白天与黑夜,想起十三岁时被甜却爽口的冰粉和烧烤的孜然粉充斥的时光。

训练完的夜晚总是疲惫里带着饥饿的,更不用说十几岁正在成长的少年,那饥饿感自然更是成倍的增加。

于是训练过后的十八楼全体拿起口罩和帽子悄悄的躲开守在公司楼下的私生们,向常去的小店出发。

去的路上李天泽就一直看着前些天和自己吵了架的马嘉祺一直有说有笑的在李天泽前头晃悠。

李天泽也不气恼就安安静静的和陈泗旭慢慢走在后头,然后时不时说上几句话。

到达小店的少年们早就饿得受不了了,个个拿着盘子一股脑的挤在食材柜前拿自己爱吃的东西。

李天泽见那么多人挤在一起,懒得挤的他和陈泗旭一起找了个桌子先坐了下来,准备等大家都拿完了再慢慢去拿。

刚玩完了一盘游戏就听见丁程鑫在另一边嚷嚷:“哎?小马哥呢?他去哪了?”

李天泽抬起头看了一圈的确没看见马嘉祺的身影,脑子里回忆了一下,记忆中马嘉祺是第一个进了店,也是第一个冲去了拿食材,所以应该是出去买别的吃的了。

“小马哥出去买东西了。”在旁边看着小马哥急匆匆出了门的贺峻霖出声告诉丁程鑫。

得知只是出门买东西的丁程鑫放下心来继续和剩下的少年玩笑打闹。

李天泽听到了也低下头继续玩游戏,陈泗旭见大家都差不多拿完了,用手肘碰了碰李天泽:“别玩了,拿东西了。”

李天泽把手机揣进裤兜从旁边拿了一个盘子跟在陈泗旭后面拿东西,挑挑拿拿了一会李天泽就选好了,然后把盘子交给店家又坐回了刚才的位置低头玩手机。

马嘉祺出门的时间有点长,一直到大家之前选好的东西全都烤好拿上了桌子,马嘉祺才带着一头汗拎着一堆东西回来。

李天泽看见马嘉祺回来也只是抬了抬眼,还是低着头玩手机。

马嘉祺擦了擦因为奔跑而出的汗然后装作毫不在意的坐到李天泽的旁边,从刚才买的一堆东西里面拿出一碗冰粉悄悄移到李天泽的碗旁边,然后装做一副什么都没有的坦荡样子夹起东西开始吃,

吃了一会见李天泽还是没有什么反应,马嘉祺只得放下筷子碰碰李天泽的手,在李天泽抬起头的时候,软着声音说:“别生我的气了,我去给你买了冰粉赔罪,你就接受我的道歉吧。”

其实在马嘉祺把冰粉移到自己碗边时早就注意到了的李天泽十分顺着这个马嘉祺给的台阶往下走:“好吧,看在冰粉的面子上,我就不生你的气了。”

然后就会看到虎牙和兔牙一起明晃晃的出现在眼前。

那时候的日子可真好啊,好到从梦中醒来的时候都摸到了一脸的眼泪。

多好的日子啊,可惜早就回不去了。

从李天泽离队那天开始,这段美好的日子就已经回不去了。




-----------------------------------------------------------

这是来自看完电影后的产物,也不知道自己会写多长,就打算慢慢写。

请大家凑活着看。

最后一句,请勿上升,上升就敲里吗!


【祺泽】     关系很好的朋友和你突然表白该怎么办

  • 第一次写,写得不好请包涵

  • 此文OOC!

  • 请勿上升真人,上升敲里吗!


  PAST 1

      如上面的标题所示,李天泽现在就遇到了和标题一样的情况。

      对此,李天泽的反应可以是很不知所措了。

    “什么?”

   “我说,我想和你结婚。”说这话的马嘉祺还笑吟吟的看着他。

      李天泽内心简直想咆哮:我不是问你说了什么话啊!我是问你为什么好好的说这个啊啊啊!

   “所以呢,天泽,你想和我结婚吗?”

      向来能言善辩的李天泽在这句话前说不出任何像以往那样圆滑的话来,主要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好端端的好友中会说出这种要结婚的话来,而且我们都没在一起过就直接跳到结婚会不会太快了。

      我们向来头脑逻辑非常缜密的李同学丝毫没意识到自己其实可以有拒绝这个选项的。

    “嘉祺啊,我觉得这件事吧……你还是好好想一想,毕竟我们也没在一起过……而且,我们还是两个男的,这样我觉得……”

       李天泽后面的没说完的话直接被拉起自己手的那只手给打断了,李天泽看着那只很熟悉的骨节分明的手,一脸懵的抬头看向牵着自己的手很开心的马嘉祺,不是很明白他的这个举动,但是他的预感告诉他很可能接下来马嘉祺要说的话会让他很是惊奇。

        下一秒李天泽的预感就证实了这件事是真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在一起试一试先吧。”

         嗯,很好,李天泽觉得自己可以去买彩票了。


PAST 2

       李天泽和马嘉祺是在高一开学的时候认识的。

       当时大家都是什么都不懂的新生,带着对新世界的向往来到了高中。

       他们刚开始入学时是一个宿舍的舍友,但是彼此之间也没有说过什么话,顶多就是我想拿这个东西能让一让吗这类的客套的话语。

       他们真正熟起来的契机还要来源于那次图书馆。

       那天李天泽来到图书馆想找肖邦第二钢琴曲的琴谱,然后他在乐类别的几个书架这里来来回回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在李天泽都快要放弃的时候,对面的书架伸来一只有着很好看的骨节的手,那只手递过来的东西正好是他找了很久的琴谱。

    “给你,你在找它对吧。”有着很好看手的主人同时也有着很温柔的嗓音。

       李天泽看着放下琴谱转身要走的白色衬衫的背影,鬼使神差的出声叫住了他:“马嘉祺。”

       被叫到名字的马嘉祺转过身看着同样穿着白色衬衫的有着很好看大眼睛的李天泽,开口回答:“有事儿吗?”

    “你……怎么知道我在找它?”明明我也没和别人说过。

     “就上次你在天台放这首钢琴曲的时候,我刚好也在天台听见了。”马嘉祺抬手摸了摸鼻子。

     “噢噢,这样啊……那……谢谢了啊。”李天泽对不熟的人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虽然他熟起来是真的很能聊,可这不是还没熟起来嘛。

      “噢噢,没事没事,举手之劳而已,”马嘉祺再次抬起手摸了摸鼻子,看了眼李天泽,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个,我叫马嘉祺,我……我能和你做朋友吗?”

          李天泽瞧见对面少年有些微微发红的耳根,很是好笑的回答:“好啊,我是李天泽,我的朋友。”

           李天泽想,这个人也没想象中那么无聊嘛,还蛮有趣的。

           接下来的日子,马嘉祺和李天泽就开始了一起吃饭一起去上课一起去练琴的生活,然后在一同出入的日子里他们也很快速的熟了起来。

           马嘉祺也见识到了熟起来的李天泽是多么的能聊,一天二十四小时除去睡觉吃饭洗澡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里李天泽都能扯着他一直聊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也是这样的聊天让他们发现彼此的共同点都很多,多到都让人怀疑这一切是有人故意安排好的。

        “天泽,你大学想考去哪里?”在一次练琴休息时间里马嘉祺假装不在意的向李天泽抛出这个问题。

            李天泽果真完全没怀疑一边在琴谱上做着记号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应该是在直升和其他学校里选一个吧,我还没想好。”

         “天泽,我们一起去重庆上大学吧。”说这话的时候马嘉祺卷着手中的琴谱,心都快跳出来了。

            李天泽瞧着被早晨阳光所包围的马嘉祺,想了想,其实,和眼前这个人一起上大学是件不错的事情,和他一起上大学应该也会很有趣吧。

            想到这李天泽仰起头对阳光中的马嘉祺笑了笑:“好啊嘉祺,我们一起去重庆吧。”

             高考的时候李天泽和马嘉祺也很顺利的考到了同一所在重庆的大学,报的也是同一个专业,然后他们在学校里也是延续了高中时的样子,一起吃饭一起去上课一起去练琴。

             这样的生活本来过得好好的,但大学和高中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

             在李天泽第一百零八次亲眼目睹了来向马嘉祺告白却碍于李天泽的存在不好告白的女生后,李天泽向马嘉祺提出了有些时间试着分开活动的建议后就发生了上述的事情。

             落荒逃跑的李天泽表示这个世界变得太快,无法跟上这世界的步伐了。


PAST 3

        落荒逃跑回宿舍的李天泽想还好大学的宿舍不在一起,不然自己都不敢回宿舍了。

         坐在书桌前平复了好一阵心情,冷静下来的李天泽却又开始思考起了如果马嘉祺说的话是认真的,那说明他肯定之前就对自己有意思。

          那么问题来了,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马嘉祺就对自己图谋不轨了。

          然后这个问题成功的让那天晚上的李天泽失眠了,一直到李天泽走到早上要上课的教室门口了都还没想出来个所以然。

           李天泽站在门口晃了晃头,想把这个问题从脑子里舍去,然后在他即将要踏进教室的一瞬间,李天泽突然想起来这门课是大课,大课意味着几个班的学生一起上,几个班的学生一起上意味着自己会见到隔壁班的马嘉祺。

            想到这,李天泽收回了即将准备踏进去的脚,转过身就想跑,可惜刚打算跑的时候刚好撞上这门课的老师,然后直接被老师抓进教室。

            老师把李天泽抓进教室后就松开了他的衣服让他自己找位置坐下,李天泽看了一圈教室,得,偌大的教室居然只有马嘉祺旁边的那个是空着的。

            这他还能怎么办,这就是天意啊,上天都不肯放过幼小 的他。

            最后在老师的眼神注视下李天泽一步一步不情愿的挪到了马嘉祺旁边的座位拉开凳子坐下来。

             李天泽坐下来从包里拿出课本,然后悄悄的将椅子挪向走道那侧,想着昨天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还是保持一定的距离比较好。

             挪完之后还稍稍偏头偷瞄了一眼旁边的马嘉祺,很好,没有被发现。

             但事实告诉李天泽,李天泽想得还是太单纯了,不被发现什么的,是不存在的。

             李天泽见自己悄悄挪椅子的事情没有旁边的人发现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收敛心情好好上课时,一张白色的纸条从旁边递到他还没打开的书本上。

              那张白色纸条上清秀熟悉的字体写着这么一句话:“躲我?”

             !!居然被发现了!!李天泽看到这句话简直想找个地缝躲进去,还以为没被发现呢,感情这人是发现了也不出声。

              李天泽心烦意乱的提笔写了个没有就把纸条扔了回去。

           “那待会大课结束天台见?”一分钟后被扔回去的白色纸条带着这句话又重新回到了李天泽的书本上。

              开玩笑,昨天才发生了这么尴尬的事情怎么可能去啊!李天泽心更烦的写下了拒绝的话又扔了回去,心里祈祷着这人别再传纸条过来了。

              也许是老天爷听到了李天泽的祈祷,马嘉祺果真没有再传纸条过来了,他直接本人过来了。

              发现马嘉祺靠近的一瞬间李天泽下意识就想往旁边再挪挪,但马嘉祺比他的反应还快,在他想挪的第一秒伸手拉住了李天泽的手,瞬间李天泽就老实了。

              马嘉祺看着手里的手,想着早知道这个方法能让李天泽老实起来,就不那么费力的传什么纸条了。

               李天泽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僵住了,尤其是被马嘉祺拉住的那只手,都感觉那只手一直在冒汗。

            “不是说,没在躲我吗?”马嘉祺说这话的时候靠得很近,声音也低低的,李天泽突然觉得心口有点痒。

            “没躲啊……谁谁躲你了啊!”马嘉祺瞧着李天泽有点激动的反驳他,有点好笑的挑了挑眉,这可不像没在躲人的反应啊。

            “那没躲我的话,去天台呗?”马嘉祺突然起了点坏心思,想要逗一逗李天泽,他一边说着一边更靠近李天泽,没抓着李天泽手的另一只手悄悄绕到了李天泽的腰后面环了上去,看上去就像是把李天泽半抱在自己的怀里。

               李天泽觉得自己不能思考了,这这这这只手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啊!他看着自己腰上多出的手现在特别想跑,可是那人的手还抓着自己另一只手,根本跑不掉。

            “你你你你把手放下去!旁边还有其他人呢!”李天泽想咆哮但是碍于在课堂上不好大声说话只能小小声的让马嘉祺松手。

                噢哟,脸都开始有点红的,马嘉祺想自己又找到了一个治李天泽的方法了,“想让我放手,那天泽得答应我去天台,不然我就不松手了。”

                呵,不就是赖皮嘛,谁不会啊。我们马同学想只要能达成目的赖皮算什么。

            “好好好,我去我去,你给我把手松开!”李天泽现在就一心想让马嘉祺把手放下去,不管马嘉祺说什么都先答应着,反正去不去还是他的事,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我们马同学见口头承诺要到了,也很听话的把手松开了,当然李天泽心里的小九九他也是有所察觉的,但马同学不着急,反正他也有办法对付李天泽。

                大课一结束,准备多时的李天泽正想要快速的溜掉时,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拎住了他的后衣领,“天泽,我们去天台吧。”

                李天泽听到背后温柔的嗓音,感觉自己今天怕是真的溜不掉了。

                算了,该来的事情也总是会来,毕竟这件事迟早还是要面对的。


PAST 4

           李天泽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跟着马嘉祺上了天台,越接近天台李天泽就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

            天台一进去也没有人在,只有他们两。

            马嘉祺走到平常他们在天台吹风时的固定位置就停住了,他看着远处的楼房开了口:“天泽,你讨厌我吗?”

            李天泽没想到马嘉祺一开口是这个问题,有点懵但还是想了想给出了回答:“不,我不讨厌你。”

         “那天泽喜欢我吗?我说的喜欢不是指朋友的喜欢,”马嘉祺转过身来,很认真的看着李天泽,“我说的喜欢是指恋人间的喜欢。”

            虽然李天泽早知道马嘉祺一定会问这个问题,来的路上也想了很多应对的话,但是当马嘉祺真的问了出口的时候,李天泽发现自己突然说不出那些话来了。

            不是不记得,就是觉得那些话都很像故意找的借口一般,说出来怕是他自己都不相信。

        “天泽你怎么想我不知道,但我想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马嘉祺朝着李天泽慢慢走了过来,最后停在离李天泽只有一步距离的地方,看着李天泽漂亮得有些过分的大眼睛,说出了一直藏在他心里的话。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喜欢上你了,那时候的你拿着很漂亮的眼睛朝我笑着打招呼,就那一眼我就喜欢你了,在我们还没有成为朋友的时候我就一直有悄悄留意你的事情,在图书馆那次其实我跟在你后面很久很久我才敢上前把琴谱递给你,那时候我紧张得心都跳到嗓子眼了,所以当你说要和我做朋友的时候,我自己一个人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兴奋了很久。然后我们就一直同进同出,我们很合拍,我们成为了很好的朋友,然后我们一起上了同样的大学,还是像以前一样的生活,本来我没打算和你表白的,因为我怕失去你,本来我想着我可以一直当做你最好的朋友,但直到那次我看见你被别人告白了,我才发现好像是不可以的。”

            被告白那次……那次是上学期的时候,马嘉祺去拿落下的东西,李天泽在教学楼外面等他的时候一个女生拿着自己做的饼干和情书对他说喜欢他,原来那次他看到了啊……

        “自从那次之后我就在思考表白这件事了,但昨天的表白完全就是一个意外,”说到这马嘉祺还笑了笑,“其实我昨天本来没打算和你表白,但是我听到你说要和我保持距离的时候我就大脑冲上头说了那句话。”??!!合着还是一时冲动说的话??!!

         “但是,说那句话我并不后悔,因为我的确有这个想法。”李天泽听到这话抬起了一直低下去的眼睛,猝不及防撞进马嘉祺认真温柔的眼睛里,然后他听到马嘉祺说。

         “也许一见钟情什么的你会觉得很奇妙,但是它真的就这么发生了,所以,我喜欢你,李天泽,你喜欢我吗?”

             李天泽觉得自己的呼吸好像停止了,因为他感觉自己心口那里被什么他不知道怎么说的东西塞得满满的,满到自己快要透不过气的感觉。

              其实要是他真的对马嘉祺没有一点其他的意思也不会因为不想再看到马嘉祺被人告白的场景而提出想保持距离吧?其实要是真的他对马嘉祺没有一点其他的意思他其实可以当场直接拒绝,不用苦恼了一整个晚上,也不用来天台听他说这么多话吧?其实他也是真的有点喜欢马嘉祺的吧?

             李天泽看着眼前看起来很紧张的人,想其实当朋友那么久,自己也是有一点心动的吧,只是那些心动都被刻意的去忘记了,直到昨天马嘉祺的话让他慢慢的想了起来,想起了那些曾经有过他以为是不正常的心动。

             马嘉祺见李天泽一直看着他也不说话真的感觉自己背后一阵一阵的在往外冒汗,终于马嘉祺还是受不了地开了口:“天泽,要是你真的对我没感觉,其实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不用太……”

             然后马嘉祺还没说出口的话被李天泽突如其来的拥抱吞了回去,马嘉祺整个人被惊到动都不敢动,然后他听到耳边传来的像猫咪一般的软软的声音:“我是李天泽,你好啊,我的男朋友。”

             和图书馆那时相似的话,不一样的是他们的关系不再止步于朋友。

             关系很好的朋友突然和你表白该怎么办?李天泽的回答是:先惊讶一波,然后当然是答应他啊。

            


嗯……听着歌突然想开始写文,虽然是小学生文笔,但还是想学习写文了。